《设计与死》

2016-07-19

作者介绍

黑川雅之

黑川雅之是世界著名的建筑与工业设计师,被誉为开创日本建筑和工业设计新时代的代表性人物。他成功地将东西方审美理念融为一体,形成优雅的艺术风格。曾获日本每日设计奖、优秀设计金奖,以及德国 IF 设计大奖等众多奖项。著名的美国纽约近代美术馆将他的作品列为重要馆藏物。他设计的作品主要有灯具、照相机、饰品、手表、工业产品等。

这本书的内容取自黑川雅之的博客曼荼羅紀行,都是日记形式的短篇文字,都关于作者对设计和生命的思考和理解。我仅选择对自己触动较深的几点分享~

内行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设计

作者以一次去理发馆的经历为例,阐述自己的观点。去理发馆洗头时本以为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,理发师却不停唠叨,“这样洗您感觉舒服吗?” “水温合适吗?” “没有洗不到的地方吧?” “没有没冲干净的地方吧” 理发师一直在喋喋不休地问这问那,作者判断给他洗头的小伙子一定是个实习理发师,只好强忍不快,总是应付一声“哦”。然后引申到对设计思考,设计住宅的时候,全部交给设计师去设计的客户是最可怕的,因为这种做法实际是在考验设计师的本事。

如果你是内行,就一定要有自己的见解。内行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设计。

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乔布斯说的:”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,他们就发现,这是我要的东西“。如果一个专业人士达到行业的顶尖标准,当然是有资格自恋于自己的判断和做法的。不过设计的评判标准应该和美相关,美又是难以量化并且因人而异的,这又为按自己的想法进行设计增加了难度吧?当然,罗永浩也说过:对于美的分歧,只存在于非专业人士当中。作为设计行业的门外汉,我只好坐享专业人士设计出来的美了...

从人生的顶点渐渐衰退,绝非我意

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像抛物线那样,曾经有过顶端,但又渐渐衰退--我断然拒绝度过这样的人生。我希望奋斗到底,突然熄灭。

以上可以看成是作者对生命形式的期望吧,我想他期望的生命终结的形式应该和绝大多数人都不同吧,多数人似乎更倾向于“安享晚年”... 书中不乏对生命和死亡的思考,宇宙是死的世界,生命的出现是由于某种偶然,只能说是一个奇迹。

所谓的死,就是从生命的世界回到死的世界。不是去死的世界而是回到死的世界。

我很喜欢这句对死的描述,“回到死的世界” 相比 “去死的世界” 更坦然。

欲求重要,成为欲求的对象也很重要

欲求是人类生命的动力,是人类的根本。但是,我认为我们必须认识到欲求虽然非常重要,成为欲求的对象也很重要。

不要狭隘的只将眼光放在自己追求的事物上,想要得到金钱,就应好好生活;想要销售商品,就要意识到只有顾客需要,才能畅销;钟情某个女子,就让她也喜欢自己(作者也说这绝非易事);设计师想表达,首先得对方肯听;教育也是,得激发学生学习的热情... 我更愿意讲成为欲求的对象理解为欲求的方式,首先得看清事物的逻辑,然后换一种更能触及本质的方式去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在“深不见底的不安” 和 “源源不断的生命力” 的夹缝中活下去

“深不见底的不安” 和 “源源不断的生命力” 被作者称为人们拥有的两种无比强大的力量。“极度不安”的力量引起人们爱一个人、关爱家人、发动战争、皈依宗教。这种不安,让人们感到如果不画点什么,做点什么,就无所适从。“创造的冲动”就是在这种“不安”中产生的,而人们所创造的物品本身成为了缓解人们这种不安的调和剂。而“源源不断的生命力”让人们怀抱梦想,想象出未知却又美好的未来。人们在这两种力量的间隙中活下去。 “深不见底的不安”可能就是所谓人类特有的“匮乏感”吧,不像动物吃饱睡足再交个配就满足了,人永远都会有匮乏感,永不满足,我们都是在这种匮乏感中前进的...

书中还有一些作者从设计师到制作产品、经营公司的一些体会,大家有兴趣自己去发掘吧~
作者成立“K株式会社”,“好像变成了一个乐队指挥”,在经营公司的过程中了解到从制造到销售,再到实际使用的所有过程,站在这样的立场上去创造产品,获得快乐。

标签: 读书